文化艺术
 
  • #文学# 放牧心灵
  •     七岁那年,我才第一次离开那个只长庄稼的老家。煤矿下窑儿的父亲破例带我到白龟山水库开阔视野。在水库大坝上,看着烟波浩淼、一望无垠的湖面,我兴奋地问父亲:“这就是大海吗?”父亲抚摸着我的头,若有所思地说:“这只不过是平顶山最大的一个人工湖。它始建于1958年,是周围三个地市65000名民工历时8年,手推肩扛挖出来的。在湖的下面,至今还沉睡着曾经灿烂一时的应国古城。看,对面那个三面环水、亭台林立、到处都是雕梁画栋、满眼都是渔歌帆影的地方就是人间天堂。

        我凝望着父亲手指的方向,人生第一次被这浩大的工程深深震撼,好久才怯生生地说:“那里住有神仙吗?”闻听此言,父亲黝黑的脸庞瞬间绽放出炭火般的霞光:“哪有什么神仙,那是矿山功臣们休养的地方。他们虽不是神仙,可每天都能在那里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

        掌灯时分,音乐伴着鸟鸣儿唤回了我沉醉的遐想,出租车在一处名为“曲水含烟”的石拱桥前戛然而止。打开车门,便如同打开一幅情景交融的画面。且不说那绿荫蔽日的松林与香樟、翠竹与白杨,霓虹闪烁下的仿古阁楼,绿草妆扮的地毯式广场,单是福兴路上那“假山喷泉伴古峥声声”,“小桥流水引孔雀展屏”,就让人产生如临琼楼玉宇、误入仙境的幻觉。那一个个错落有致、故宫风格的迎宾楼,简直就是这芳草碧连天孕育的精灵。那五光十色的彩灯,与曲径通幽的小道翩翩起舞,幻化成一条条彩虹,灵动悠闲地飘向远方,直达人的心灵。天空飘零的小雨,轻轻吻过烟雨中的绿杨,卷起阵阵清凉,眨眼间便被那五彩缤纷的彩灯加工成烟,抽离成雾,迷漫升腾于这茫茫碧水怀抱中的仙台楼阁了。

        如果说白龟山水库是平顶山的一颗璀璨明珠,那么绿化面积达百分九十六的职工休养院就是这颗明珠光环下的那汪盆景。

        她的美在日出。若是你能挣脱“梦呓百番柔香,温馨几度回肠”,定能品味到这里晨风的酥润与清香。推开任何一扇窗,你都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惬意。寻着清香,穿过青翠欲滴的花圃,便是情同手足的“香樟四君”景观;沿此景观拾阶而下东北数十步,便是闻名的“朝阳津渡”景观。立于这个一度繁华的渡口扶栏远眺,你一定会被眼前晨曦中的景象所震撼:数不尽的野鸭与鸥鸟披着霞光在湛蓝无垠的水面上嬉戏玩耍,朝霞拉起帷幔绵延万里长,碧波舒展水袖堆起千层浪。此情此景让人顿感天空格外高远,大地异常寥廓,心也便随那起伏的波涛开始舒畅起来,让人忘记了忧伤,忘记了烦恼,忘记了无尽的迷惘。

       她的美在日落。当夕阳的余晖没有了暖意,从“朝阳津渡”出发,踏着秋叶铺就的小径,伴着和缓飘渺的乐曲,沿百转千回的观景廊坊一路向西,先后途经“神龙觅龟”“观湖听荷”“八仙过海”等景点,便可到达“激流桥影”景点。该景点由一河(回水河)一桥构成。这里曾经是闻名全国的皮划艇训练基地,多名全国皮划艇运动健将都曾在这里留下过飒爽英姿。立于铁架桥中央,人与桥便成了夕阳中一幅绝美的风景。潺潺流水依旧,湖光山色依旧,运动健儿们拼搏向上,激流勇进的身影仿佛还不曾走远。这里的空旷与清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马致远《天净沙·秋思》中“小桥流水人家”的禅意。

       由此向西百米就是“露天茶座”观景台。这里是休养院地势最高的地方,且视野开阔,整个白龟山水库一览无遗。我们的突然造访“惊起一滩鸥鹭”,几只白鹤在岸边的浅滩上腾空而起。几声清脆的鸣叫响彻天空,“看,看,这就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朋友一声惊叫,急忙用手机定格下了这个绝美的瞬间。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个渔夫划船而过,船头端坐一位手捧下巴凝神静思的小姑娘。远处一处荒凉的小岛仿佛横亘于天际的尽头,据说,那便是水库中最大的岛屿——沙岛。我与友人相视一笑,不由一同吟诵起《诗经》中的名篇——《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此时,休养院里的音乐喷泉晚会已经上演,迷离的华灯变幻中,传来熊汝霖和阿宝版的《倾国倾城》:

    雨过白鹭洲

    留恋铜雀楼

    斜阳染幽草

    几度飞鸿

    摇曳了江上远帆

    回望灯如花

    未语人先羞

    心事轻梳弄

    浅握双手  

    任发丝缠绕双眸

    所以鲜花漫天幸福在流传

    流传往日悲欢眷恋……

       这首歌分明已经听了无数遍,今天却突然莫名地潮湿了我的眼睛。我知道,是年龄的增长,是美景的触发,愈加让我感慨岁月的流逝,想念起家乡的亲人和朋友来。

       当这种情愫漫过心扉,便悄悄萌发了乡愁的枝芽。


    易彩堂